历过经济危机后不久的英绝对的不成为畅销产品

“哈哈,好,那我就直说了,我能给亨利总裁您带来的,除了资金,还有思维,在现在这种军品大幅削减的大环境下,思维不转变是不行的。”刘浪指指脑袋,微笑道。
 
    “年轻人,我想你是找错人了,第一,罗罗公司不会出售自己的股份,第二,我确信罗罗公司依旧走在最正确的道路上。”白发老头儿眼睛虚眯了一下,冷冷的摇摇头。
 
    “不,不,只要华盛顿海军条约还存在一天,只要那边的总理大人没有露出他的獠牙,目前已经举步维艰的贵公司是撑不到复兴的那一天的,这一点儿不光是亨利总裁您很清楚,各位银行总裁也很清楚,否则,您也不会仅仅只坐在这儿喝着白开水了。罗罗公司想继续存在下去,就必须转变思维,开发民用市场,撑到军用品市场的大批量订单到来。”刘浪也摇头说道。
 
    刘浪这么一说,白发老头儿这回倒是没有再次拒绝刘浪,看向刘浪的眼光也带着些许惊异。
 
    刘浪的这个说法并不是多么新奇,已经有不少人已经这样说过,但是,那不是金融寡头就是制造业巨鳄,一个来自遥远而落后的东方年轻人有这样的眼光,那无疑是令他很惊讶的一件事。
 
    就冲这个眼光,刘浪就有浪费他十五分钟的资格。
 
    “所以,我代表我国华商集团带来的不仅是资金可以助贵公司度过难关,而且还有更广阔的民用市场产品理念,而我们,只需要贵公司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只分红,不参与公司运作与管理。”刘浪笑眯眯地继续说道。
 
    白发老头儿的态度,就已经代表着打开了一个小口子,刘浪要做的,就是继续在这道坚固的大堤上开口子。至于说不参与公司管理与运作,如果有了足够的股份,谁能把中国人的声音完全拒绝?公司的几个大股东也不完全是铁板一块,给华商集团足够的时间,迟早会在这家公司占据一席之地的。
 
    “想收购我公司股份,除了钱以外,那还得看你们有没有打动我们股东的东西,比如你刚才说的民营产品,我能不能先听听建议?”白发老头儿显然被刘浪的话打动了,回答道。
 
    “嘿嘿,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丑话得说到前头,我的创意可是很值钱的,若是。。。。。。”刘浪笑得贱兮兮的看着英国老头儿。
 
    “我以日不落帝国从男爵的名义起誓,如果不能合作,罗罗公司绝不使用您的所谓创意。”白发老头儿显然被刘浪这句“丑话”给激怒了。
 
    不过,你别说,有信仰的西方人对于誓言方面比很多中国人,尤其是喜欢对中国女人起誓的中国男人要重视的多,很少有违背自己誓言的。白发老头儿能这么说,那就是一定不会用的。
 
    “嘿嘿,亨利先生别生气,我们中国人谈生意向来都是先小人后君子,我相信我们会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的。”刘浪笑眯眯的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白纸,递给了气呼呼的英国老头儿。
 
    愤愤然的亨利.罗福斯打开白纸,一下呆了,指着白纸上画着的一辆长着大脑袋却拖着个后斗模样古怪甚至有些丑陋的汽车,或者更确切点儿说又不太像汽车只有三个轮子的玩意儿土鳖玩意儿,道:“这是什么东东?”
 
    当然,这是范大少翻译过来的,古怪的曼彻斯特腔英语让他只能按照表情来自我组织语言了。反正老头儿那模样绝对是惊异而不懂的。
 
    “三蹦子”刘浪笑眯眯地回答道。
 
 第733章 快忽悠瘸了
 
    对,没错,刘浪画在白纸上的那个奇怪的“汽车”,就是未来充斥着中国乡村以及城乡结合部最多的运输工具----三蹦子。
 
    其实,三蹦子并不是中国人的独创。早在19世纪末摩托车诞生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摩托车界的一支奇葩----三蹦子的影子了。只不过,或许是西方人和中国人的审美观差异太大,自20世纪二十年代末期美国牛仔的三蹦子面世,固执的西方人就一直把车斗给装在边上,也就是中国人俗称的边三轮,属于纯粹的摩托车。
 
    而向来不缺乏山寨并在山寨的基础上创新勇气的中国人,则勇敢的重新定义了三蹦子的功能,将一辆摩托车几乎变成了汽车。宽大的驾驶室,宽大的后斗,如果不是三个轮子,你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一辆汽车来对待。
 
    但是,三蹦子不是汽车,无比低廉的价格,丝毫无惧于乡村破败的土路就是田地里也能如履平地的性能,远超摩托车的载重量,瞬间成为中国光大农村最广泛的交通工具,没有之一。
 
    把“三蹦子”这个设计理念拿到刚刚经历过经济危机后不久的英国,绝对的,不成为畅销产品,刘浪敢把脑袋搁这儿。现在的英国,可不是未来人人都拥有汽车的英国,穷人一大堆,农场主们倒是想买昂贵的皮卡,那也得买得起才成啊!
 
    听着刘浪叙述着这辆模样古怪的“汽车”的性能及用途,白发老头儿的眼睛逐渐开始放光。
 
    以他的眼光,何尝不知道,这种模样古怪但用途广泛最重要是价格低廉的“汽车”一旦投放市场,那绝对是抢手货,尤其是对乡下的农场主们来说。
 
    “可是,这个产品太低端了,不符合罗罗公司的定位。”老头儿努力掩饰住自己眼里闪烁着的光芒,有些落寞的喃喃道。
 
    刘浪斜着眼瞟了一眼某总裁,很想一口吐沫吐这位脸上。典型的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明明都快揭不开锅了上万工人要饿肚子了,还端着个架子给谁看?
 
    的确,劳斯莱斯幻影一代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成为豪车的代表,不仅在欧洲销售还远销美洲,甚至在中国,都已经知道了劳斯莱斯的大名。只是,劳斯莱斯汽车卖的再贵,一年不也就那点儿产量嘛!能维持整个公司的利润?显然不能。
 
    想着自己提议的三蹦子能在劳斯莱斯工厂生产,贴着劳斯莱斯品牌的三蹦子大量销售,刘浪就莫名的有些想乐。劳斯莱斯牌“三蹦子”啊!未来的那帮只买贵的不买对的中国土豪们怕不是要花上千万来买?
 
    好吧!刘浪现在管不了那么远,他只要罗罗公司接受自己的创意就够了,不仅是三蹦子能创造利润,而且未来的独立团也需要三蹦子。
 
    拖着107火箭炮的三蹦子,拖着双联装高射机枪的三蹦子,拖着无后坐力炮、大口径迫击炮的三蹦子,绝对能让日军重炮部队大炮打蚊子,连边儿都挨不着。
 
    被大批三蹦子拉着狂飙的独立团,绝对是中国第一支“装甲”机动团吧!这可能是刘浪搜肠刮肚替独立团想的最适合运输工具了。
 
    罗罗公司,就是最好的合作者,刘浪需要他们的汽车工程师,一辆辆结构简单但能在交通破败的中国跑得飞快的三蹦子就那样开出四川,想想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当然了,刘浪自然不能一口吐沫把心情复杂的某总裁给吐跑了,当下还是耐心的解释道:“低端?我并不是这么认为,这是一款适合广大农场主和农民所使用的交通工具,这是罗罗公司对民用市场做出的又一项巨大贡献,这是代表着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任何企业,忽视了底层民众,那后果都是灾难性的。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位于社会金字塔顶端的勋贵们或许能给企业带来足够的利润值,但罗罗公司的未来绝不会是只在日不落帝国,而是整个欧洲和整个世界,为罗罗公司真正买单的,也绝不是那一小嘬人,而是全球的普通民众。这就应该是罗罗公司进入大众视野的第一步,日后,罗罗公司还会推出更多的适合大众消费的产品,我相信,罗罗公司的股东们,会有这个眼光和魄力。”
 
    刘浪一席话,说得连范大少都差点儿要为之鼓掌了,若不是他很清楚刘团座擅于忽悠的尿性的话。半年前,他就是这样把北平三十三大商家忽悠上船的,到现在投入了所有身家的富商们都还在靠刘团座画的大饼充饥呢!
 
    论忽悠那家强,除了刘团座没别人了。
 
    光看刚才还一脸倨傲不爱搭理人的英国老头儿眼里闪烁的光芒,范大少就知道,不用多说,这位也已经快被忽悠瘸了。
 
    “好一个社会但胸前两个大包以及两条大长腿让白发老头儿还是能确定,那是一个雌性生物。
 
    “您想想,如果在罗罗公司产品发布会的时候,一个穿着高跟鞋,尼龙丝*袜外加短裙上身深V露着深沟的妹子站在边上,是不是很吸引人眼球?尤其是对于像您这样荷尔蒙旺盛的英国绅士们来说。”浪团座脸上一脸的浪笑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车模啊!光想想土鳖一样的三蹦子前面站上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车模,刘浪就觉得,那幅画面会有多美。
 
    不过,管他呢!反正这是英国人的事儿,他只是建议而已。
 
    什么叫像我这样的荷尔蒙旺盛的英国绅士?白发老头儿鄙夷的看了贱贱的刘团座一眼,依旧很虚心的问道:“这个主意倒不错,但什么叫尼龙丝*袜?”